周笔畅:偶像十年︱I’m An Idol

周笔畅,中国著名歌手,出生在湖南,成长在深圳。这样的生活经历,让她从年少时代就不拘泥于传统,甚至对教条不屑一顾。她痴迷流行音乐文化,喜欢中性风格打扮,渴望追求与众不同的个性。
2005年,还是大学生的周笔畅,从最火的电视歌唱选秀节目《超级女声》中脱颖而出,成为了家喻户晓的超级明星。这个节目在当时吸引了中国电视史上最大的观众群,约4亿人收看了总决选的电视直播,并通过800万短信投票,选出了自己喜爱的歌手。
十年之后,周笔畅依然是中国乐坛当红的流行偶像。她几乎拿遍了中国所有的音乐类奖项,并获得了2014年MTV欧洲音乐奖“全球最佳艺人”大奖。2015年,周笔畅在北京、上海、广州和香港举办了5场演唱会,据统计,演唱会共吸引5万人次到现场观看,在线观看人数超过225万。
毋庸置疑,周笔畅今天的成就都源于十年前那场民选的“造星神话”,但她也一直在改变人们对她的刻板印象,力图展现更加自我的形象。然而,唯一不变的是她对音乐梦想的执着追求。(摄于2015年)

Bibi Zhou (Zhou Bichang), famous Chinese pop singer, was born in Hunan province, home town of Chairman Mao. She was raised in Shenzhen, which is selected by Deng Xiaoping as special economic zone of reform and opening up. The special life experience makes Bibi a different girl from norms. She rarely does things in conventional way and disregards for the rule book. She is obsessed with pop music culture and likes to dress up like a tomboy. What she pursuing is being herself.
In 2005, as a university student, Bibi won the second place of “Super Girls”, an American Idol-like singing contest show produced by Hunan satellite TV. And from then on, Bibi became a “Super Star”. The show drew the largest audiences in the history of Chinese television. By the time the finale aired, some 400 million people were tuning in. “Super Girls” is run democratically, eight million SMS votes flooded in on the night of the finale, after all, in China the opportunities to use votes to choose are relative few.
Ten years have passed. Bibi Zhou is still one of the most popular pop music idols in China. These years, Bibi took over almost all the Chinese music awards and won the Best Worldwide Act award at 2014 MTV Europe Music Awards. In 2015, Bibi Zhou held five concerts in Beijing, Shanghai, Guangzhou and Hong Kong. According to her official studio statistics, fifty thousand people came to the concerts and over 2.25 million people watch online.
There is no doubt that Bibi’s achievement is related to the democratically elected idol show, but she has been trying hard to change people’s stereotype of her, trying to show more of herself. However, the only thing that never change is her steady pursuit of music dream. (2015)


2015年的周笔畅,成为偶像整整十年。十年来,她摘下了标志性的眼镜,试图摆脱大众曾经的固有印象;她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并成为老板,可以决定自己的专辑风格和演出事务;她努力工作,平淡生活,敢于挑战,渴望活出最真实的自己……


湖北武汉,一位歌迷家中贴着2005年的海报,上面是周笔畅10年前的青涩样子——戴着黑框眼镜,中性风格打扮。这样颠覆传统女性审美的形象,曾成为当时众多年轻人追捧的潮流。


周笔畅在自己的个人照片上签名,作为日后给歌迷的回馈礼物,照片上是她如今的造型。


作为一名歌手,周笔畅享受在舞台上的每一刻。歌迷们和周笔畅有一个默契的约定,在她当歌手的第十年,去看她的演唱会。


生活中的周笔畅经常一个人出门,助手总是担心她被认出来。周笔畅说,有一次她戴着口罩眼镜帽子,背着书包一个人出门吃饭,点餐时还是被服务员认出来了,还要她在点菜单上签名。


工作之外的周笔畅,一个人生活在北京,她说,和很多北漂族一样为了事业拼搏,只是职业不同而已。除了工作外,大部分时间都是一个人呆着,一个人买菜做饭,一个人健身跑步,偶尔才会和朋友出门看电影、聚会、唱K。


工作之外的出行,周笔畅都是自己开车,去超市买菜,去跟朋友小聚。上车第一件事就是打开车载CD听歌,即使堵车心情也不会差。车上的卡通摆件是歌迷送的,她很喜欢。


最近周笔畅给自己制定了学英语的计划,和外教老师到约好的地方上课。周笔畅喜欢找一家人少的咖啡厅,和老师用英文交流。上学时,她自认为英语还不错,但在外教老师眼中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给她安排词汇量作业、口语课程。


每次活动开始前,周笔畅都需要在后台候场,有时要等一两个小时。看到休息室有篮球,她忍不住想玩几下。现在工作忙,没有太多时间打篮球,每次回深圳看望父母或去其他城市,见到有篮球场,她都会找机会一个人练一会儿,好在球技还没有退步。


因为工作常常出差,周笔畅需要辗转于各大城市的各大酒店,一些酒店的硬件设施好不好,早餐好不好吃,她都了如指掌。每天,周笔畅要在酒店化妆、吃饭,等时间到了,就离开酒店到工作的地方,活动结束了再回酒店,日复一日。


酒店似乎是周笔畅的第二个家。她出差时住在这里,一部分工作也在这里完成。周笔畅说,这里每个房间都有白色的大床,有视野宽阔的大落地窗,每次从梦中醒来,她脑子里会有几秒空白,会想此时在哪。


湖南长沙,周笔畅录制湖南卫视《快乐大本营》节目,在游戏环节,周笔畅展现出了不多见的放得开。


在北京演唱会彩排时,周笔畅蹲在舞台中央的升降台上,若有所思。


演唱会后台化妆间,休息室,周笔畅拿起一支鲜花中的莲蓬,模仿起打坐的姿势。一旁是周笔畅的爸爸,几乎每场演唱会,父母都会全程陪同。


每场巡演前,妈妈都会过来照顾周笔畅。在化妆时,妈妈拨弄着周笔畅的头发说:“畅畅你都有白头发了,我帮你拔掉吧。”


一副墨镜上倒映出正在化妆的周笔畅。周笔畅坦言,私底下她都是素颜,没有什么化妆品,也不会化妆。而每次工作前,都需要花费不少时间在化妆上。以前她很抵触,跟化妆师说别贴双眼皮、别贴睫毛,简简单单就好了。


周笔畅在北京一家酒店房间拍摄新歌的MV,她在里面扮演了多个角色,包括一个为情而困的杀手。周笔畅笑称,在现实生活中并不会用这样的方式解决感情问题。


清晨5点,周笔畅在北京一处胡同里拍摄新歌MV。前一晚周笔畅没怎么睡,起得很早,她也难得看到了倒痰盂的睡衣大妈、遛狗的赤膊大爷……


一场活动的后台,化妆的时候,周笔畅看书打发时间。


香港演唱会彩排时,背着相机的周笔畅坐在舞台边沿,她的一大爱好就是摄影。


北京演唱会开场前,周笔畅来到观众席,一边用手里的矿泉水瓶充当哑铃健身,一边看向舞台,试图体会将要坐在这里的歌迷的感受。


开场前,周笔畅习惯一个人休息一会儿,便蜷缩在柜子里眯着。周笔畅说,其实那一刻,她是清醒的,只是想放空自己。


在一场演唱会的尾声,周笔畅兴奋地跳下舞台,却因为踩到地上的彩纸,一下子滑倒,只好坐在地上笑着唱完了最后一首歌。


为了这次巡回演唱会,造型团队很用心,每场的妆容都有变化和小细节。每次梳头定妆时,周笔畅都眉头紧锁,因为把头发扎那么紧真的很痛。于是她转移注意力,拿着瓶子开始练手臂力量。


周笔畅说,她对吃什么没太多要求,当工作人员在休息室端来一大盆水煮鱼时,真的把她吓了一跳。吃饭时间,大家凑到一块,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她听着偶尔哈哈大笑,演出前的紧张感也小了很多。


演唱会后台,周笔畅一人默默吃着水煮青菜,对一旁的肠粉无动于衷。


早年间,周笔畅从来不穿高跟鞋,平时也只穿球鞋。高跟鞋曾经是她的天敌,穿上后就感觉脚不是自己的,不知道该怎么走路。但现在她已经改变了很多,有媒体这样形容周笔畅:“笔笔是一个可以穿着高跟鞋跑步的女艺人。”


在彩排时出了一个小插曲:高跟鞋卡在地缝中拔不出来……周笔畅索性脱了高跟鞋,扔给台下的工作人员,继续彩排。


香港演唱会彩排后,周笔畅回到休息室,一边换上便服,一边与导演和经纪人商量演出中的细节。


在每场演唱会开始前的祈福仪式上,周笔畅点燃香火虔诚膜拜,用传统方式祈求演出顺利。


香港红磡体育馆外,歌迷争睹偶像风采。演唱会成为歌迷与周笔畅零距离接触的最好平台,一位从新疆边陲赶来的歌迷,坐了两天两夜的火车和飞机,行程超过五千公里。这位歌迷说:“只为她实现梦想的时刻我也在。”


演唱会的间歇,周笔畅在舞台下方的简易更衣室里为下一部分的演出做准备。为了不让歌迷们等太久,工作团队要帮助她同步完成换装、补妆、发型、喝水,时间被严格控制在一两分钟以内。


踏上升降台时,周笔畅能清楚听到歌迷们在大声叫她的名字。她深吸一口气,从舞台中央升起,等待所有灯光投向她。


在成为偶像的第十年,周笔畅完成了自己的梦想——在香港红磡举办个人演唱会。“对我来说,开演唱会,要尽情享受舞台上的每一刻,台下的观众才能沉浸于演唱会的氛围中,被我的音乐感染。”周笔畅说。


红磡的舞台离歌迷很近,临近结束时,周笔畅拿着歌迷的手机一起大合影。


演唱会结束了,周笔畅回到车里准备离开。出道十年,周笔畅努力工作,低调生活,造型变了,身份变了,唯一不变的,是对音乐的追求。“这,就是真实的我。”